全国客服电话 010-69443697

最难退的一届押金!ofo退款"套路"用户,消费千元返2元

时间:2019-11-29

11月28日,有多名消费者在消费投诉平台投诉ofo存在广告促销误导消费、服务欺诈、欺骗消费者等问题。投诉者称,ofo推出的天天返钱活动发布“快速退款不用排队”等宣传信息,利用用户长时间排队等待后急于退款的心理,误导、欺骗用户将押金转换成消费返现金额。

ofo返钱商品“比双十一便宜”?

消费返现金额无法转回押金,一旦转换就被视为放弃押金索取权,用户只能通过活动耗费巨资购买商品,通过消费返现“变相”取回骑行押金。

ofo的返钱活动表面看是为了解决上千万用户排队退款的难题,实际却暗含霸王条款,套路满满。更有甚者,天天返钱和ofo返钱上的商品价格高出市场价不少,对应的返现金额却是很低。

售价上千元的商品,返现金额只有2元……排队时间长就算了,退款套路还很多,这大概是最难退的一届押金了?

想退款,先消费

自去年“暴雷”以来,ofo平台至今仍有1600多万用户在排队等待退还骑行押金和充值金额。由于排队用户太多而ofo公司的偿还能力又相当有限,退款遥遥无期的情况下,大多数人对此事已逐渐淡忘。

不过最近关注退款进度的用户却突然发现,ofo小黄车APP上线了返钱活动,宣传“无需排队,提现押金”,并表示已经向用户返利近700万元。

“一键授权”即视为放弃押金索取权

漫长的等待让不少用户失去了排队退款的耐心,转而加入到返钱活动,寄希望于通过这一新方式“提现押金”。但很快,他们就发现自己“受骗”了:因为要想“提现押金”必须先消费,而平台上商品的返现金额往往又与其售价差距较大。

时代周报新媒体(Timeweekly)记者登陆ofo返钱平台发现,该平台页面与一般电商平台的页面没有太大差距,分别设有拼购、9.9元特价、头号爆品、限时秒杀以及大额返现专区等区域。

通过ofo返钱平台购买的商品,大部分的返现金额与其售价相差十倍乃至上百倍,如售价9.9元的纸巾返现0.8元、售价23.8元的苹果返现1.66元、售价39.9元的啤酒返现0.42元、售价1199元的电子产品返现2.1元……

ofo返钱平台商品:售价不低,返现不高

尽管ofo返钱活动给99元、199元押金用户分别设置了5次、10次双倍返现,但即使是大额返现商品如标价899的破壁机返现47.19元,用户也需要消费近千元,才能得到最低的99元押金。

这意味着,想要取回押金,更多用户必须消费上千元乃至上万元——对于大部分急需取回押金的用户来说,他们本就没有计划甚至没有能力完成这样的消费,“提现押金”也就更加无从谈起了。

更让用户受伤的是ofo返钱活动中的一项规则:一旦用户授权同意参加活动,押金转为ofo返钱的同等账户余额,兑换之后视作对用户放弃对押金的索取,ofo平台对骑行押金不再具有归还义务。且押金一旦转换,即不可撤销,不得要求将可提现余额改回ofo平台押金。

ofo返钱的重要规则之一

本来手头不宽松,才申请退回押金。现在却要花费更多钱购物消费,否则就不能返现、提现,更不能再返回到ofo平台原本排队等待退款。对于这些用户而言,基本就等同于被迫放弃了ofo的骑行押金退款。

但ofo的套路,远不止于此。

故伎重演套路多

关注ofo的用户大概都知道,返钱活动只是其退还押金的一个新花样。在此之前,该公司还曾推出过多项颇受争议的类似活动,其中一项就是与返钱类似的兑换金币活动。

2019年1月,有申请退还押金的用户发现ofo推出了“折扣商城”活动,用户可将押金兑换成金币,而后使用金币+现金的方式在“折扣商城”上购物。

ofo的折扣商城

当时就有媒体报道指出,所谓“折扣商城”中的商品售价不低,剔除金币以后用户需要支付的价格,和其他网络平台的价格差不多甚至更高,“除了满足兑现和占便宜的心理以外,金币就只是套路,相当于没起到什么作用”。

近期ofo推出的返钱活动以自有的“小鹿有货”以及京东、淘宝等平台为主,可以看作是2.0版本的“折扣商城”。

通过与电商平台合作,返钱活动不仅扩充了商品种类,活动规则也得到了升级——返现金额能够提现回到用户的口袋,让用户得到了“真金白银”退款的感觉,但也更隐蔽地诱导用户做出更多消费,帮助ofo完成为电商平台导流和流量变现。

ofo曾被质疑贱卖用户信息

更早以前,在2018年11月,ofo曾联合互联网金融平台PPmoney推出押金理财项目。申请退还押金的ofo用户可一键升级为PPmoney新用户,将99元押金转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,锁定期30天。

此举也被视为ofo向互联网金融平台导流,通过流量变现退还用户押金。但上述合作渠道很快被PPmoney下线,ofo在当时也迎来了不少批评,包括被质疑向互金平台贱卖用户个人信息。

11月29日,南方日报就发表了题为《别以“花式退款”逃避责任》的批评文章,指出ofo屡屡故伎重演,是因为“平台经营无力为继,还款确实困难重重,不得不选择歪门邪道”。

ofo的经营,出现了什么问题?

亏损严重风光不再

共享单车曾经风头无两,是资本的宠儿,更是广受用户喜爱的出行选择,甚至被誉为“新四大发明”之一。

作为国内最早上线的共享单车之一,ofo小黄车早于摩拜单车、在2015年3月完成了第一轮融资。此后这家共享单车巨头与摩拜单车的融资轮次紧紧咬合,不到4年时间两家平台各自完成了近10轮融资,融资总额分别高达百亿元。

两大共享单车巨头的融资历程

然而资本的热情减退过后,在失血和造血能力不足的双重压力下,共享单车很快被击垮。在资本方步步逼紧之下,2018年下半年摩拜单车选择以37亿美元卖身于美团;而ofo小黄车则拒绝了滴滴的收购,尽管这一年该公司的亏损总额高达了64亿元——这导致了后来这家前共享单车巨头面临的窘境。

2018年9月前后,因为资金链断裂无法支付货款,ofo公司被上海凤凰自行车等多家供应商、合作商先后起诉,涉及物流运输、房屋租赁、广告费用、拖欠货款等多种事由而背负数千万元的债务,并被列为执行人。

消息传出,大批ofo用户陆续申请退还押金。曾经被ofo公司引以为傲的巨大用户数,变成了更大的债务压力。截止目前,ofo平台上申请退款的用户数仍超过1600万,待退押金预计高达数十亿元。

ofo退押金排队系统的最新人数超过1600万

与滴滴等资本方分道扬镳后,为了缓解资金压力,除提高用车费用外,ofo公司已开展多项商业变现计划,包括车身广告、App端内广告等。然而相比起庞大的债务来看,短时间内这些收入显然很难弥补资金缺口,债务问题仍然得不到根本解决。

一个有趣的现象是:过去几年,ofo公司从北大科技园小区搬到酒店式公寓、再搬到到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,步步升级;但从去年开始,ofo公司先将办公地点搬到互联网金融中心,后又在今年9月传出搬到了牡丹园,甚至更远的昌平区。

最新消息显示,11月27日,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对ofo的运营主体公司东峡大通及创始人戴威发布了限制消费令,

这已经是戴威在一年多时间里,收到的第34条限制消费令。